分享至

用微信扫码二维码

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

大家好,我是挪威籍北京人,一个不标准的假洋鬼子。

疫情刚爆发那阵子,我在挪威探亲,全程目睹了当地政府令人智熄的抗疫策略。

和欧美大多数国家一样,挪威政府在封城与躺平之间频繁仰卧起坐,老百姓云淡风轻,意大利死亡人数节节攀升那档口,我的挪威朋友还在兴致勃勃地抄底去南欧的机票。

然而,如果挪威是抗疫后进生,那挪威邻居瑞典,算得上抗疫行为艺术家。

当全世界都在呼吁老百姓戴口罩时,瑞典专家认为戴口罩会制造恐慌,只能带来‘虚假的安全感’。部分执意戴口罩行医的瑞典医生被同僚排挤,甚至开除。

当整个欧洲都放下了自己对自由的渴望,实施严格的‘半封城’时,瑞典人在夜店里左手画龙右手画彩虹。

当全世界都在网上授课时,瑞典小学与初中照常开放,‘专家’宣称新冠对儿童无害,即便感染,无症状的孩子们也不会传染给成年人。

当全世界都在采购呼吸机,力图救治更多年老体衰的病人时,瑞典给老人院的病人打上了吗啡,让他们死得安详一点。

瑞典是全世界唯一一个自始至终都贯彻‘群体免疫‘的发达国家,被中国网友当成笑料,被欧美同僚口诛笔伐,就连瑞典国内,也有大量学者联名抗议。

二年半过去了,瑞典这波抗疫行为艺术,目前情况如何?

先说结论:

过程很惊悚,但结局没那么糟。

自疫情开始后,大伙儿对‘新冠死亡人数’变得非常敏感。

然而,‘新冠死亡人数’并不能完整地呈现疫情的破坏力:

在部分新冠检测不够普及的国家,有些病人没来得及被检测出阳性就去世了;

有些新冠患者有严重基础疾病,新冠只是致死原因中微不足道的一环;

有些去世病人并没有感染新冠,但由于医疗资源挤兑,失去了及时就医的机会;

因此,比‘新冠死亡人数’更为合理的数据,是‘超额死亡人数‘。

简而言之,当没有重大传染病,战争或是自然灾害时,一段时期内由于各类原因死亡的人数是趋于平稳的,也就是‘预期死亡人数’。

‘超额死亡‘便是真实死亡人数与预期死亡人数的差值。

自2020年3月疫情起,至2022年7月底,瑞典每10万人中超额死亡135人,在《经济学人》所统计的一百多个国家中,表现中等偏上。

灯塔美利坚,每10万人超额死亡354人,是瑞典的2.6倍。

一度严格封城的英国,每10万人超额死亡253人,接近瑞典2倍。

在俄罗斯,每10万人超额死亡851人,是瑞典6.3倍。

瑞典的邻居芬兰,比瑞典更地广人稀,每10万人超额死亡145人,和瑞典半斤八两。

虽然常能听到瑞典老人院团灭的新闻,但从数据看,若将超额死亡细分到‘65岁以上‘,瑞典的表现不算糟糕:

(数据:The Economist, The pandemic’s true death toll)

瑞典每10万名65岁老人中,超额死亡近700人,与韩国数字相近。相比之下,英国近1300人,美国近2500人,俄罗斯则是超过6000人。

在‘保护人民生命’这码子事儿上,瑞典比上不足,比下有余。

抗疫是件技术活儿,不但要保护人民的生命健康,也得因地制宜,顾及经济,社会安定,以及老百姓的情绪与信心。

瑞典抗疫政策在外人看来,或许是一笔糊涂账。

但根据数据,瑞典百姓挺买账。

根据民意调查机构Pew Research今年夏天对19个发达国家的调研,82%瑞典人认为他们国家抗疫‘表现很好’,仅次于新加坡的88%。

(数据:Pew Research)

疫情之下,不少国家政局动荡,民意割裂。81%的美国人认为疫情过后,国家变得割裂了,至于瑞典,则仅有36%持这种观点,比瑞典数字更低的只有新加坡。

(数据:Pew Research)

在多数人看来,瑞典的群体免疫政策,是对生命的不负责任。

然而瑞典人比别人更有资格评价自己国家的抗疫战略。

子非鱼,安知鱼之乐?

即便疫情最澎湃的那些日子,瑞典的馆子与酒吧依旧夜夜笙歌。

这加快了群体免疫的脚步,使得一些不该逝去的生命提前离场。相对地,中小企业,尤其是实体经济,稳住了。

《经济学人》在今年初对23个高收入国家做了个排名,在‘后疫情时期’,瑞典经济表现排名第三,仅次于丹麦与斯洛文尼亚。

为啥瑞典不是第一?因为疫情后期,欧美其余国家无论嘴上说得多漂亮,脚下走的大体都是瑞典的群体免疫路子。

中国网友常常说‘抄作业’:欧美各国确实抄了作业,只不过抄的是瑞典的行为艺术。

除了经济坚挺,瑞典在儿童教育上也领先了欧美同僚几个月。

疫情最旺的那阵子,欧美大多数国家都关闭了学校,开展网络授课。根据调研,网络授课对于经济条件较差的家庭非常不友好,不少中小学生经历了‘丢失的一年’。

瑞典中小学始终坚持学生‘亲自上学’,时代的眼泪,似乎没有掉到这群孩子的脑门上。

除了那些弯弓射大雕的非洲国家,瑞典算得上全世界受新冠影响最小的国家。

瑞典抗疫的精髓,可以总结为两句话:

老百姓相信政府能做正确决策,而政府,则相信老百姓能自觉配合。

在这种指导方针下,瑞典抗疫摆烂中带着一点小倔强,虽然掺杂了一些人道主义灾难,但宏观来看,表现还凑合。

女侠并不是建议其他国家效仿瑞典模式。

瑞典地广人稀,单身狗比例世界领先,热衷独居,自带社交距离。

瑞典国库充裕,医疗体系健全,疫苗充足,老百姓身体普遍较为健康。

瑞典文化中,老百姓对政府机构与专家极度信任,配合度高。

瑞典能做到‘表现还凑合’,在于其特殊的国情。

疫情到了今天,已经到了可以回头俯瞰的阶段。当年被全世界嘲笑的‘群体免疫’,如今看来,虽然不具备可复制性,但对瑞典来说,或许是最合适的。

抗疫是以年为单位的大战略,是非功过,若基于当下的感受来下论断,难免被打脸。

疫情尚未结束,同志仍需努力。

本文系授权发布,From 维京女侠,ID:vikinglady1。欢迎分享到朋友圈,未经许可不得转载,INSIGHT视界 诚意推荐

主页君最近正在参加99公益日的#种花行动——送1000名乡村儿童去看博物馆,需要你的支持,点击下方小程序即可捐花

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Notice: The content above (including the pictures and videos if any) is uploaded and posted by a user of NetEase Hao, which is a social media platform and only provides information storage services.

Author